艺苑论坛

成都漆器简介

发布者:yangjian 发布时间:2007-01-10 点击量:0

成都市漆器工艺厂位于成都市青羊区,处于成都市的中心地带。
成都位于四川省中部,川西平原腹地,东界龙泉山脉,南临云贵高原,西靠邛崃山,北依秦岭山脉,平均海拔500米,具有典型的盆地气候特征。在亚热带季风气候作用燥,是应用传统漆器工艺的最佳气候条件。
成都是具有深厚传统文化底蕴的历史文化名城,早在四、五千年以前就已经成为古代蜀人的重要聚居区,出现了都邑的初型。2300多年前,成都正式成为了古代蜀国的都城。此后,曾经六次成为封建地方割据王朝的都城,其中最著名的是三国时期刘备在诸葛亮辅佐之下建立的蜀汉政权。公元前316年,秦太守李冰在此建成了举世闻名、万代受益的都江堰,使成都"水旱从人,不知饥谨",从此被誉为"天府之国"。出自成都或在此留下,这里春早、夏热、秋凉、冬暖,年平均气温16摄氏度,年降雨量1000毫米左右。成都气候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多雾,日照时间短;二是空气潮湿。这种气候特点非常有利于漆树的生长,因此四川及其周边地区是全国乃至全世界天然漆产量最大、质量最好的地区。同时,多雾潮湿的天气最适合天然漆的自然干足的文化名人不可胜数,如司马相如、扬雄、杨升庵、李白、杜甫、李商隐、苏轼、陆游、巴金等。正是这种传统文化底蕴造就成都漆器工艺这颗中国代孕传统工艺明珠。

 
 
 
 
 
 
 
 
 
 
 
 
 
 
 
 
 
 
 
 
 
 
 
 
 
 
 
 
 
 
 
 
 
 
 
 
 
 
 
 
 
 
 
 
 
 
 
 
 
 
 
 
 
 
 
 
 
 
 
 
 
 
 
 
 
 
漆器工艺是一种古老的技艺,1978年考古学家在距今七千年的浙江余姚县河姆渡村新石器时期遗址中,发现了一只漆木碗,这是目前世界上已知年代最早的漆器。
成都漆器工艺最远可上溯至商、周时代。考古人员在成都金沙遗址的中心祭祀区发现一块漆器残片,它的发现把成都漆器业的历史也因此提前到了3000多年前的商代。这块不到 10厘米大小的漆器残片镶嵌着玉片,虽由于年代久远,漆器胚胎已经腐蚀,只剩下漆皮粘在泥土上,但文饰斑斓,色彩依然亮丽,显示出古蜀先民高超的工艺技巧。
战国时期,成都漆器工艺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这一时期,成都漆器工艺的发展主要表现在夹纻胎新工艺的产生。这种工艺是先作胎骨模型,然后再在模型上层层裱褙麻布和涂上漆灰,干固后脱出其模,便形成了漆器的胎。由于麻布夹在漆灰中间,人们便称其为夹纻胎,它是后世脱胎漆器的始祖。夹纻胎漆器有许多优点,除了牢固和轻巧之处,随气候变化失水和吸水的能力比木胎小得多,很少收缩和膨胀,变形很少,更不易开裂,比木胎好得多,这无疑是漆器制胎一次巨大的技术革命。
这一时期,成都漆器工艺另一项重大技术革新是釦器的产生。战国时期在木胎漆器方面的发展趋势是由厚木胎向薄木胎发展,漆器变得越来越轻巧和精致。但是,虽然轻巧了,却变得不那么牢固和结实了,人们必须采取加固的措施。于是,人们在容易磨损、开裂和口沿处,用金属进行加固,这种用金属加固器口的漆器,当时叫釦器。《说文·金部》:“釦,金饰器口。”用金饰器口的漆器,既牢固又美观。在成都羊子山古墓出土的圆漆盒、漆奁、圆釦漆器、方釦漆器等充分印证了成都漆器工艺在这方面的辉煌成就。2000年在成都商业街战国船棺墓葬出土大量精美漆器,为出土战国漆器中仅见之精品,是四川地区继三星堆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
 
汉代是成都漆器工艺的顶峰时期。汉代是当时世界上的强国,在战国、秦代漆工艺蓬勃发展的基础上,借助先进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把漆工艺进一步推向顶峰。漆器在汉代生活中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在市场上交易空前繁荣,《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全国各地市场上,都有“木器髹者千枚”、“漆千斗”;《盐铁论·散不足》记载:“今良民文杯画案”、“彩画丹漆”、“养生送终之具”。汉人崔灏《政论》记载:“农夫掇耒而雕镂”,也就是广大农民丢下农具,纷纷去当漆工。而当时的蜀郡、广汉郡是全国漆器的生产中心。《汉书.禹贡传.上元帝奏书》记载:“蜀广汉主金银器,岁各用五百万,三工官,官费五千万”,所以扬雄在《蜀都赋》中称,汉代成都的漆器作坊“雕镂釦器,百伎千工”。其生产规模可见一斑。
在汉代,成都漆器除工场规模宏大外,其分工比以前更为详细,采用了专业分工很细的流水作业的先进生产方法,工序细分更为精练。根据贵州青镇平坝朝鲜乐浪出土的漆器铭文记载,一件漆器大体要经过、髹工、画工、上工、月工、铜茇釦黄涂工、铜耳黄涂工、青工、造工、供工、漆工等工序。成都漆器工艺的严密分工大大提高了漆器的质量和产量,这也是汉代漆工艺空前发达和进步的重要标志。
这一时期成都漆器工艺主要的发展有:1、西汉初期发明了锥画漆器,西汉中期又在锥画的线条里填金彩,这是后代“戗金”的先声;2、雕花填彩漆器,嵌料多是单一的,西汉出现了“七宝”、“列宝”、“杂宝”漆器,即是用许多宝贵材料,杂嵌于一器之上,这是后世“百宝嵌”漆器的始祖;3、战国晚期刚刚出现的釦器,在汉代大量流行,并且有金釦、银釦、铜釦等许多品种,风行一时;4、在战国还处于试制阶段的夹纻胎漆器,汉代不仅大量生产,而且技术和质量有了很大提高,如在麻布外再裱缯帛,或干脆用缯帛制胎。这样,漆器表面更加光洁,造型更加美观;5、虽然商代就发明了金箔贴花,但只有到汉代,金、银箔贴花才大量流行,并达到相当完美的境界;6、堆漆是汉代漆器装饰的新创造,它使图像具有浅浮雕的效果。
   考古发现的汉代成都漆器数量庞大、分布甚广,显示出成都漆艺的高超技艺,也代表了当时中国漆器的最高成就。例如,湖北江陵凤凰山出土了大量标有“成市草”、“成市饱”字样的汉代漆器。据考证,草为造,饱为“麭”多次上漆的工序。因此可以认定这批漆器出自成都,是成都漆器工艺的产品。这些漆器的胎骨多为木胎涂漆,内为红漆,外为黑漆,并在黑地用红、褐、金黄等色漆绘云气纹、云龙纹、鱼纹、豹纹和点纹、几何纹等纹饰,绝大多数保存完好,色泽鲜明如新,构思巧妙,线条流畅,纹饰精美。有些漆器还有极细腻的针刻图案。其中的彩绘大扁壶,高48厘米、腹宽56.5厘米。底、口均作长方形,录状盖,肩上有二铜辅首为系,可提。木胎,涂漆。在黑漆底上用朱红漆豹、兽和几何纹饰。漆豹各具姿态、形象生动,此器花纹繁缛,构思巧妙,图案精美。另有三鱼耳杯,椭圆形,新月形耳微上翘。木胎,内外均涂黑漆。双耳及口沿内外均用朱漆绘几何纹饰,内底用红漆绘三鱼及四叶纹,并用金色和黄漆勾勒鱼的外形和鱼鳞等。此器色彩和谐,形象逼真。
1972年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漆器不少烙有“成市草”的印记,“草”是造的意思。这些漆器是四川成都制造。汉代制造的漆器主要是供贵族和富豪享用的,所以制造特别讲究,一件漆器的制成要经过十到二十道工序,其制造之复杂,费工之多,都是其他器物所不能相比的。所以西汉桓宽的《盐铁论.散不足》说漆器“漆器一杯卷用百人之力,一屏风就万人之功”。马王堆汉墓出土七百多件漆器,数量之多,在国内考古界极为罕见。
三国时期,西蜀的成都、广汉郡依然是当时的漆器生产中心。这一时期,成都漆器工艺一方面传承延续了两汉的工艺特色,同时又有新的发展。安徽马鞍山朱然墓出土的大批珍贵漆器的底部有“蜀郡作牢”的铭文,证明是成都漆器工艺的产品。朱然墓出土的漆器共有十几个品种,八十多件,胎质分木胎、蔑胎、皮胎等。采用的装饰工艺有描漆、戗金锥刻等。值得注意的是,这批文物表明成都漆器工艺出现了雕刻和彩绘相结合的艺术形式。这些雕绘作品多以黑中偏红色髹于器表作漆地,用黑漆勾画轮廓;其漆画用色多样,有朱红、红、黑红、金、浅灰、深灰、赭、黑等;绘画内容丰富,有贵族宫闱宴乐、道德故事等;取材广泛,有狩猎、宴乐、音乐、房屋、山水、鱼蟹等。另外该墓葬文物中的成都犀皮漆器将我国把犀皮作为漆器底胎的历史向上推进了六百年。把犀皮作为底胎是成都漆器工艺对我国传统漆器工艺的重大贡献之一。
 
唐代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颠峰时期,也是我国传统漆器工艺百花齐放、争鲜夺艳的时期。成都漆器工艺在众多的漆器工艺流派仍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1949年四川成都抚琴台发掘前蜀王建墓出土的漆器显示成都漆器工艺在这一时期的独特魅力。王建墓出土的漆器有门、棺、椁、册匣、宝盝、镜盒、银铅胎漆碟等七种。此批漆器设计和雕镂均致上乘,造型大气、别致、制作精巧。沈福文专家评价:“这是继承了汉代金银釦器的装饰方法。银薄片雕镂成纹样镶嵌是继承了两晋南北朝盛行的金银参镂装饰方法。镶嵌在漆器上的花纹与朱底高出一层,它不同平脱装饰法。银工很精细,可见金银细工在四川从汉代盛行的银釦器基础上,又大大向前发展和提高了。”摘自沈福文《中国漆艺美术史》。
这一时期也是成都漆器工艺大量输出的时期,对其他漆器工艺流派的形成、发展起到了重大促进作用。如“唐之中世,大理国破成都,尽掠百工以去,由是漆织诸技甲于天下”。同时史料也记载了元、明两代大量云南漆工入京的史实。由此可见成都漆艺、云南漆艺、北京漆艺的渊源关系。
 
两宋至明清,由于出土文物较少,成都漆器工艺的发展难以推测。但从文献资料记载看,成都漆器工艺仍在众多漆器工艺流派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如唐代以后四川造的髹漆七弦琴、雷威琴就曾驰名全国。成都漆艺在这一时期的特点主要表现为民间化、大众化。它与中原、东南漆器追求烦琐的、显示权贵的雕漆、玉石螺钿镶嵌工艺路线不同,以造型不拘的日用品为胎体,配以彩绘、雕填装饰方法,因而其品种众多,价格低廉,为漆器的民间化、大众化开辟了道路。
 
清末,成都漆艺已呈颓废之势。虽有周孝怀建劝业场传授漆艺,也出现了瑞昌、同发等名家字号,但由于国运飘零,到解放前夕这些作坊陆续倒闭,大量艺人改行,千年成都漆艺命悬一线。
 
解放后,成都漆艺得到了恢复与发展。1956年正式成立了成都卤漆社,即成都漆器厂的前身。这一时期,成都漆艺大师们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不断发扬广大,创造出暗花漆下彩、银片雕填、透明漆隐花等工艺,丰富了成都漆器的技法。产生了苏海云、余书云、陈春和、吴兴斋等知名工匠。1981年成都漆器厂为人民大会堂制作了大型漆画《栱桐白鹇》。除此之外,成都漆器厂的许多优秀作品被中国工艺美术馆珍藏馆珍藏。成都漆艺的新生使这一古老技艺再次展现出它的独特魅力,为世人瞩目。



 


打印  |   关闭
蜀ICP备07001911号
版权所有(C)2006-2012 四川工艺美术行业协会